图片 1

地球的物种一直在灭绝,那有新物种诞生吗?

大部分科学家已经相信:目前的地球正处于第六次生物大灭绝中。人类只是加速了第六次生物灭绝的过程,而不是决定。

大部分科学家已经相信:目前的地球正处于第六次生物大灭绝中。人类只是加速了第六次生物灭绝的过程,而不是决定。

科学家争论第六次物种大灭绝

尽管人类改造自然的能力越来越强,但是物种大灭绝依旧是由自然本身主导的,人类还没有那么大的能力直接按下生物大灭绝的按钮。

尽管人类改造自然的能力越来越强,但是物种大灭绝依旧是由自然本身主导的,人类还没有那么大的能力直接按下生物大灭绝的按钮。

人类或已开启第六次物种大灭绝时期。近日,发表在《科学进展》期刊上的一项研究作出上述结论。

地球上的物种一直都在动态演化中,有灭绝的动物,也有新诞生的物种。物种大灭绝时期特指是消亡的物种数量远远大于新生的物质数量。物种衍生与毁灭动态过程的失衡就是物种消亡期。

图片 1

从上世纪90年代出现这一说法到现在,这个事关人类终极命运的问题一直是科学界颇具争议的话题。因此,不难理解这项研究一经刊出便成了热点,而且再次“勾”出了人们关于第六次物种大灭绝的一串串疑团。

灭绝的物种太多了,今天我们就特意聊一聊新发现的物种

地球上的物种一直都在动态演化中,有灭绝的动物,也有新诞生的物种。物种大灭绝时期特指是消亡的物种数量远远大于新生的物质数量。物种衍生与毁灭动态过程的失衡就是物种消亡期。

依旧是场争论

从1993年至今,人类已经新发现了400多种哺乳类动物,比如大型牛科动物,啮齿动物,蝙蝠和灵长类动物以及单细胞生物。

灭绝的物种太多了,今天我们就特意聊一聊新发现的物种

在关于第六次物种大灭绝的争论中,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研究员、2003年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获得者陈均远站在正方的阵营里。

下图是科学家在美洲新发现了一种家养牛与美洲野牛的杂交新物种。

从1993年至今,人类已经新发现了400多种哺乳类动物,比如大型牛科动物,啮齿动物,蝙蝠和灵长类动物以及单细胞生物。

陈均远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:“我们现在的确处在一个新的大灭绝事件之中。这次灭绝事件诱发的原因不同于其他灭绝事件,它与人类的崛起和人类对大自然粗暴的干预相关。”

人类的活动虽然加速了老物种的灭绝,但也创造了许多新生物,比如家养猫和狗。人类的全球流动也有意或者无意地将细菌、蚂蚁和其他动物带到全新的环境中。这些生物可能会适应新环境,并与当地的野生物种杂交并产生新的物种。

下图是科学家在美洲新发现了一种家养牛与美洲野牛的杂交新物种。

他认为,人类对大自然的干预并非开始于现在,而是在几万年前就有,如猛犸象的灭绝就与早期人类过度捕杀有关。“我认为人类处在新的大灭绝的进程之中这一提法是可信的。至于灭绝的速度,由于自然状态下的灭绝速度无法确定,学者之间对演化速率的估测出现重要分歧是可以理解的。”陈均远说。

譬如:普通麻雀与意大利地中海区域的“西班牙麻雀”杂交诞生了名为“意大利麻雀”的新物种。

人类的活动虽然加速了老物种的灭绝,但也创造了许多新生物,比如家养猫和狗。人类的全球流动也有意或者无意地将细菌、蚂蚁和其他动物带到全新的环境中。这些生物可能会适应新环境,并与当地的野生物种杂交并产生新的物种。

同为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研究员的袁训来则属于反方,他认为第六次物种大灭绝只是“夸大其词”。“前五次大灭绝都是全球性的灭绝,也就是说无论是低等的还是高等的、无论是海生的还是陆生的物种都会发生灭绝。这一点对判断是否是全球性大灭绝非常重要。”

人类还创造了新的有害生物,比如伦敦地下蚊苹果蝇。

譬如:普通麻雀与意大利地中海区域的“西班牙麻雀”杂交诞生了名为“意大利麻雀”的新物种。

袁训来说,《科学进展》期刊上这项研究只涉及比较高等的脊椎动物和哺乳动物,但脊椎动物的数量远远小于无脊椎动物。“如果仅从脊椎动物角度来衡量,是不严谨的,也不能跟其他五次大灭绝相提并论。”